位置:首页 > 美股 >

自贸区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 央行官员担心存款大搬家

作者:四川新闻 | 发布时间:2018-12-12 01

每经记者 袁君 发自上海

昨日(2月26日)上午,央行上海总部召开政策发布会,宣布从3月1日起放开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上限放开后,上海自贸区将在全国率先实现外币存款利率的完全市场化,在负债产品市场化定价上先走一步。

央行上海总部副主任、上海分行行长张新坦言,在自贸区推进外币利率市场化改革试点工作,是非常关键的一步。“如果在自贸区形成大规模存款搬家和短期资本跨境流动,对下一步改革影响太不好了。”

“放开自贸区内一般账户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其影响不大。”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教授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外币已完全实现利率市场化

所谓小额外币存款,是指外币存款量在300万美元以下的存款。根据当前中国境内、上海自贸区外的现行政策,只有300万元美元以上的等值外币存款,才可以协议利率定价,而对小额外币存款利率则设有上限。

上限放开后,上海地区金融机构对区内居民小额外币存贷款可进行自主定价。央行明确表示,本次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放开仅面向自贸区内居民,具体包括在试验区内依法设立的中外资企事业法人(含金融机构)、在试验区内注册登记但未取得法人资格的组织、其他组织、境外法人机构驻试验区内的机构以及在试验区内就业一年以上的境内个人。

事实上,在外币利率市场化领域,央行已经几番出手:2000年9月21日,央行放开外币贷款利率和大额外汇存款利率,200万美元以上或等额其他外币的大额外币存款利率由金融机构与客户协商确定;2003年,央行放开小额外汇存款利率下限。

因此,此次上海自贸区内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意味着外币的存贷款利率管制已全部放开。

“放开自贸区内一般账户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其影响不大。首先,自贸区内外汇交易量比较小,另外目前外汇存款利率本来就要比央行制定的上限要低很多,所以取消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奚君羊教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小额外币存款利率或上升

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在理论上意味着在自贸区持有外币的客户,把美元、日元等外币存款存放在上海地区金融机构,将有机会获得比区外更高的存款利率。

不过,就当前外币利率水平来看,实际情况似乎是,放开外币存款上限,客户未必能享受到小额外币存款利率提升。

根据央行网站公布的现行小额外币存款利率水平表,央行规定的上限要比当前银行实际执行的小额外币利率高很多。以美元为例,央行规定美元的活期存款利率上限为1.15%,一年期定期存款的利率上限为3%。而目前中资银行实行的美元活期存款利率基本在0.05%左右,美元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也不到1%,远低于1.15%和3%的利率上限。

“目前,国内银行的小额外币存款利率定价和境外比也是偏高的。相信一旦放开,更多是跟海外的利率市场相均衡。”比利时联合银行上海分行环球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周力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那么,与境外利率市场相均衡,是否意味着自贸区小额外币存款利率可能下降?

“这是有可能的。如果将自贸区内的价格和周边市场,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市场的外币价格达到相对均衡,没有大的异常波动,那这个改革就是成功的。”周力告诉记者。

在奚君羊看来,短期内小额外币利率也不会上升。因为央行本来设定的上限就是虚设。此外,自贸区运行的特点是在一定程度上资金可以跨境流动,所以利率会更多地跟境外接轨,短期还有利率下浮的可能。

不过,长期来看,此次央行放开外币利率管制,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会有小幅上扬。浦发银行上海分行行长王新浩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银行需求量很大,市场供应小,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会上升,但央行也明确强调防控,及时干预,也是担心大量资金境内境外跨度流动和大量的套利,这会对今后的货币金融市场造成冲击。

央行官员称是“关键一步”

事实上,防范外币资金在区内外流动套利也是央行在此次推进外币利率市场化过程中十分审慎的原因。

“我们对风险总体判断,第一是风险可控的、范围有限;第二还是非常谨慎,说担心也行。希望自贸区的改革在风险管理上不要出现大规模的存款搬家,不要出现大规模为了套利而进行的一些跨境资金流动。”张新表示。

外币存贷款利率的彻底放开,也让人更加期待人民币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张新表示,对于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进程,人民银行已经设计了缜密的推进路线图,确定了“先贷款后存款,先外币后本币”的四步走战略。

张新坦言,在自贸区推进外币利率市场化改革试点工作,这是四步走战略的关键一步,走不好会影响下一步深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进程。“如果在自贸区形成大规模存款搬家和短期资本跨境流动,对下一步改革影响太不好了。”

张新透露,接下来还有一系列资本账户的改革、更大程度上的利率市场化改革。